使受伤也要帮我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————”我双手一起握住匕首,使劲用力,“这是一种本能,啊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我要拔出来!我一定要拔出来!不能再让这把匕首去继续伤害他的心!

    银白的光芒忽然从我身上爆发,渐渐吞没了周围黑暗的世界,匕首一点一点从他的心口拔出,最后彻底离开了他的心脏,我再次跌坐在地上,匕首在我的手中慢慢化作了点点星光,消失在了这个已经充满光亮的世界内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我微笑看他,鲜血从右手手心低落,落在雪白的地面上,溅碎,飞起,缓缓升空,化作了片片漂亮的花瓣。

    小男孩慢慢站起,低着脸走到我的身前,我扬起脸看他,他面无表情地缓缓俯落,一个吻,落在了我的唇上,我愣了愣,他在我眼前渐渐长大,拉长,原本被阴霾遮盖的容貌也渐渐清晰,狭长的双眸,冷漠冷淡的目光,和清清冷冷的面容,怎么是……唐镜!

    他缓缓离开我的唇,单膝跪落在我身前,我继续发愣地看他,他低落目光看落我流血的手,伸手执起放到唇前,然后,俯脸轻轻舔过了我的手心,柔软的舌慢慢舔过我的伤痕,如同一条温热的毛毛虫爬过我的手心,搔痒难忍。

    我立刻收手,却被他握地更紧,他继续舔着我的手心。

    “放开!太痒了!”我用力抽手,他握紧抬起没有表情的脸,但那冰眸之中,却燃起一撮火热的视线。

    我因为他咄咄逼人的视线而心惊,有些害怕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忽然,他用力拉扯我的手,我被他扯到身前,他的脸旋即而下,我直接撞上了他的唇,立时,激烈的吻就此开始。

    他含住我的双唇,舌头想要野蛮地入侵。

    我开始心惊,伸手慌忙推他,却被他另一只手紧紧扣住,身体也压了下来,我一下子被压倒,右手被他紧握手中,左手被他丝丝扣在腿边。

    “嗯!”我开始挣扎,扭头躲开他强势的吻,他放开我的手直接扣住我的下巴硬生生掰过让我看着他。

    我狠狠瞪着他:“快放开我!”

    而他依然没有说话,只是冷冷俯视我,下一刻,他又埋脸下来,汹涌地舔上我的双唇,用力扣住我的双颊,迫使我打开牙关让他进入。

    “嗯!嗯!”我在他身下拼命挣扎,他压在我的身上用他的力量压制我,让我完全踢不到他。

    他在我的唇内到处肆虐,啃咬我的唇,我的舌,把我的唇吮了又吮,一只火热的手掌顺着我的脖子直接抚下。

    瞬间,我全身炸开,彻底僵硬。

    倏然,热手斜插入我的衣领,我的内衣,直接握住我的****的那一刻,我从僵硬中炸醒:“嗯!嗯!”我急得去抓他侵入我胸部的手,着急地看着上空,快让我醒吧,我不想在梦里被唐镜强j啊。

    这不是我的梦吗?为什么我不能选择对象?

    402的妖孽,对,佟夜舞怎样?

    我立刻闭上眼睛,使劲想佟夜舞。

    “撕拉!”清脆的声音回荡在这明亮的世界,有人直接撕开了我的睡衣,整个世界响起纽扣掉落的“哒啦哒啦”声。

    我鼓起勇气再次睁开眼,在看到唐镜那张冰山冷绝的脸后,我哭了,泪水滑落我的眼角,为什么明明是自己的梦,却连选择权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俯了下来,再次要吻住我时,我终于忍不住尖叫:“啊——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!”我整个人跳坐起来,模糊的视线里是渐渐被阳光吞没的唐镜灼灼的眼睛和愤懑的脸。他像是被我从梦境中强行驱逐的恶魔,我在梦境与现实徘徊了一阵,视线才渐渐清晰,看到了灿灿的阳光,和墙上的电视机,青黑的屏幕里映出我还有点潮红的脸。

    第51章 洗衣服也算是奇迹?

    我摸上自己的脸和狂跳不已的心脏,好半天,我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个*梦,而且,还是还和唐镜。

    “啊~~~~~~”我受不了地抄起枕头就撞头,我去屎,我去屎!佟夜舞,朴佑熙,天铭,谁都好,就算是珊娜也好!为什么偏偏是他!是他!是那个该死的面瘫唐镜!

    一想到他在梦里做*时还依然冷酷镇定的脸就莫名火大!他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,跟你上床还是你荣幸的姿态更让我火大!

    噩梦!绝对的噩梦!

    不行了,我要去洗洗脑!

    我匆匆爬起来,脸不洗,牙不刷,直接去看bl漫画,只挑冰山受看,连看三本后,我才稍稍气顺。

    双手归元,长舒一口气:“呼……”一定是最近跟他交手比较多,怎么也摆脱不了他在我心里的阴影。

    幸好我在噩梦里没有发春地去迎合他,不然现在我直接从五楼跳下去算了。

    彻底恢复精神的时候,赶紧先给珊娜打电话,不知道伯母怎么样了,好担心啊,哎,年纪大了,总有这样那样的情况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,却听到了言情剧里常有的情节,就是:原来麻麻是装病,目的是骗她回去相亲!

    珊娜在手机里的语气别提了,比死人好不到哪儿去,完全没有精神。当她跟我说要回去吃饭时,我才意识到已经是中午了。我直接睡到中午才起来。

    洗漱时看到了放在洗衣筐里的佟夜舞的睡衣,呆呆地,看了片刻,从里面拿出放到包中,把长发一把扎起,准备去找顾爷爷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怎么洗,而且有很多种方法,但是多多少少会用到一些化学试剂,这些试剂家里不会常备,而且也是管制物品,你也不可能轻易买到。

    就算是煤油,现在都电灯了,城里人家里怎么会有。

    而顾爷爷是h大的教授,现在还在任职,所以得找他帮一下忙。

    手提纸袋下楼时,佟夜舞正好从门里走出来,他今天一身清爽的白色t恤,休闲的中裤,迎面扑来一股清新之气,看上去不像是混迹夜吧的舞者,反而更像是大学生。

    “房东,你这是去哪儿?”他像是也要出门。

    在看见他的那一刻,昨晚的种种忽然全数涌上大脑。

    在他面前脱地一丝不挂,他慌忙用线毯牢牢包住我****的身体,我逃到了门外,他从我身边擦肩而过,我与他一门之隔,心跳加速,他与我的暧昧靠近……

    心跳因为这一幅一幅画面掠过眼前而不受控制地加速,我的心还是乱了,因为这个妖孽而乱。

    “恩~~~~房东也会脸红?”他朝我走来,动作总是带着一种只有他才有的妖气,即使我站在台阶上,他站在台阶下,他依然比我略高半个头。

    他微微弯腰,与我平视,坏笑地看我:“难道……昨晚梦到了我?!”

    我登时一阵僵硬,想起唐镜那张没有表情的脸,恶寒瞬间驱散了脸红,全身冷汗刷拉拉地流下。

    佟夜舞挑了挑眉:“不会吧,梦到我有这么可怕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梦到唐镜了。”我老实地,身体发紧地说。

    他愣了片刻,“噗!”一声哈哈哈大笑起来,捂着肚子笑指我:“难怪你像见鬼的表情,看来唐镜给你的压力不小,怎么,他到梦里找你追房租了?”

    我干涩地笑笑,难道不承认吗?

    干笑着走下楼,忽然手中的纸袋被人轻轻提住,我转身看,是佟夜舞,他伸手拉住了我的纸袋,往里看着。他脸上的调笑渐渐淡去,淡淡说了声:“别洗了,洗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的。”我也淡淡地说,“只要想办法,总能洗掉的。”

    他愣了愣,抬起脸看我:“不过是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弄脏的,我就要负责到底。”我认真地说着。

    他看着我的目光带出了一抹深意,不再轻浮的脸在他认真时,那双妩媚的眼睛会带出一种恰似秋波的情意,会让女人误会他是在含情脉脉地注视你。

    “我从没怪过你。”他认真地,负责地说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:“你怪不怪我,是你的事。我做不做,是我的事。我不能因为你不怪我,而借机赖掉责任。而且……”我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,笑了笑,“我觉得……你穿这件睡袍很好看……”

    阳光倏然在这一刻强烈起来,照在我们的身上,他的手依然拉着纸袋的袋子,和我的手通过纸袋相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有一点我必须承认,看你穿着这件睡袍跳舞,真的很享受,那跟在夜吧看到的你是不同的。那里你只是……像我们工作一样随意地摆弄着姿势,但是……在家里,你的舞姿,是有灵魂的,不然……我怎么会看到差点流鼻血呢?”我脸红红的笑着抬起脸,双手握紧了纸袋,对着他被阳光照住,看不清楚的脸,“所以,我一定要洗干净,看你穿上这件睡衣,跳舞色诱我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,在那一刻松开了纸袋,我对他竖起大拇指:“放心!我梦楠楠想做到的事情,绝对会做到!你一定要对我有信心!”阳光再次被大朵的白云遮盖,淡了下去,露出他精美小巧雌雄莫辩的脸和温和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当然,下个月如果你还用这招来赖房租就太没水准了。我很期待你下个月的逃租手段哦。”我对他眨眨眼,转身继续下楼。

    忽的,在一声关门声后,他匆匆跑了下来,一手再次拉住我的纸袋,我疑惑看他,他另一只手插在裤带里对我勾唇一笑:“我这人不怎么相信奇迹,所以,我想见证奇迹的诞生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好笑地看他:“不就是洗个油漆,算什么奇迹。”

    “但在我眼里就是奇迹。很多事情就是这样,在别人眼中根本不算什么,但在一些人身上,却像是永远也到不了的山峰,除非奇迹才能抵达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忽然哲理的神情,我愣地停下了脚步,站在401和402的过道上。

    第52章 妖孽的另一面

    佟夜舞也停下了脚步,微微垂下了脸,秀美的脸上带出了一丝迷茫,目光随意地落在地上:“如果这件衣服真的能恢复,或许,我也应该为自己的梦想……继续努力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似自言自语的低喃,让我为他迷惑,他似是梦想遇到了瓶颈,处在了人生的岔口,看着茫然的未来,不知该作何选择。

    他需要一盏明灯,或是,一个领路人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会遇到这样的瓶颈,这样困惑的时候。如果洗油漆的事,能成为一个契机,不妨努力试试。

    身旁传来开门声,是401。

    我身体一紧,赶紧拉起和纸袋相连佟夜舞走人。

    门在面前打开,唐镜也没有察觉到我经过地出门,当看到我时,他怔住了,神情像是定格一般站在门前,镜片下的眼睛大大睁开。手里是一袋垃圾,黑色的垃圾袋里隐隐可见很多餐巾纸。

    他今天身上是淡蓝色的干净的衬衫,也透着一股清新,路过时带来一阵好闻的洗衣液的清香。

    今天他有点奇怪,看到我似乎特别让他震撼。

    我立刻从他面前带着佟夜舞飘过,当我们走到台阶时,传来一声他的呼唤:“房东!”<br

章节目录

猛男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凤烯(张廉)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烯(张廉)并收藏猛男公寓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