拿下一个,但人群中的巫祝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他们大剌剌穿着巫祝衣裳,没有丝毫遮掩。

    纣王焚书,就是在挖他们的根,怎能不激烈反抗,有本事就当场把他们杀了,只要不杀,哪怕是囚禁,诸侯与贵族乃至信奉巫祝的平民,也有一万种办法搭救他们。

    诸侯领地中,巫祝之道盛行。

    “陛下雄才大略,今天下安定,四海升平万民乐业,正是收天下之心时,如若焚书,必将令天下人寒心,以为陛下是数典忘祖之君!”

    “天下巫祝何其之多,人人皆知祭祀,知晓敬畏天地鬼神,巫祝之道岂能禁绝,陛下可焚诗书,可禁笔墨,便是今日烧,明日也能写下新的书册,陛下若继续焚书,不仅毫无成效,更恐天下人离心离德……”

    巫婆、神汉们你一言我一语,不仅仅在讲道理,更是直接威胁。

    他们说的是事实,禁绝巫祝,无疑会动摇大商的统治根基。

    玄鸟卫想要将巫祝一一拿下,子受却挥了挥手,没有急着让他们行动。

    声音大点。

    一个巫婆上前道:“更何况...”

    “离死不远矣!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已有不少武将暴怒,虽然没有指名道姓,但言语间分明就是在说纣王离死不远?!

    这些巫婆、神汉,还真就不管不顾了?

    诸侯到底给了他们多少好处?

    “莫非陛下忘了武乙之事?”

    一语毕,天空立即一声炸雷。

    卧槽?

    不少围观百姓惊呼,差点儿一屁股坐到地上,就连见过世面的诸侯、大臣,也难免打起了哆嗦。

    第一个对抗天神囊血射天打压巫祝的武乙,传说就是被雷劈死的啊!

    这雷打得真巧!

    一时间安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半晌后越侯才出列,拱手行礼道:“陛下,切不可意气用事,要收天下之心,必先要安抚天下人,而天下之人,皆信奉巫祝,尊敬天神,陛下可莫要与天下人为敌啊!”

    越侯的意思,就是诸侯的意思。

    所谓的天下之心,不过是诸侯之心,天下之人,也就是诸侯。

    纣王不服软,今日之后咱们就硬干。

    纣王服软,焚书都焚了一半,突然叫停,面上无光,诸侯威望更甚。

    怎么都不亏。

    毕竟历代君王再怎么打压巫祝,哪怕巫祝几乎在朝歌看不见了,人们对传承千年巫祝仍有敬畏。

    子受却是没理他。

    群臣惶恐,纣王也不知是被什么迷了心,执意焚书不说,还任由巫祝随意诽谤,更是直接在众目睽睽下,将人拿下了。

    “臣,幸不辱命!”

    突然,以高三为首,好些个女子从人群中挤出。

    高三身上的衣服被雨淋得半湿,发丝散乱,双目通红。

    与她同行的女子多是如此,一行人中竟还有些妙龄巫女。

    子受有些懵,妇联和巫祝怎么混在一起了?妲己也不管管?

    高三却没等子受发话,指着身边的一个女子道:

    “十娘的父亲死了,她家只有一个祖母和妹妹,一个巫婆找到她,说能帮她挣钱养家,十娘发现竟是要接客,但她从了,因为可以挣钱,无论是客人提出怎样的要求,她都会接待。”

    “她因此染上脏病,一身恶疮,下身溃烂,巫婆将溃烂割下,抹上盐水,还要继续接客。”

    “十娘想着家里的亲人,咽下苦水,只在夜里才会偷哭几声,她把钱偷偷攒起来,吃喝玩乐都不去,想给的奶奶、妹妹,好叫她们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寄送不便,于是她只能请巫婆代劳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我们妇女联合会发现了巫娼之事,玄鸟卫配合调查,才知道,她老迈的奶奶和年幼妹妹,多年前就已经去世。”

    高三将身边一个巫女模样的女子拉出来,嘶声道:

    “小红是越地巫女,为人所娱,想跑,但跑不掉,她每天都要接待数人,来了月事,想休息两天,巫婆就罚她跪碎玻璃。”

    “她每次怀了孕,都被一人一脚活活踹流产,因为过度损耗身体,精神颓废,偶然遇上一个看上她的贵族公子,便怀着真心相处,试图借贵族的力量,脱离厄境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那贵族公子欠了笔债,转手套了她麻袋,将她贡到了他人手中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哭出声,高三继续道:

    “小红有一个妹妹,同样为巫女,生了重病,没法治,巫婆就把她钉在黑漆漆的棺材里......”

    高三咬牙出几个字来:“活埋了!”

    辛甲喃喃道:“尝蓄巫娼者六,中有名蝶芬者,花娇月媚,尤杰出;公侯子爱之,暇辄往访,缠头之资不断也;彩知其意,迫使度夜,蝶以齿稚哀免,不允,数凌虐之,鞭笞无完肤;不堪其毒,遂仰药死;乃裸而裹以芦席,瘗后园隙地,贿左右,无敢言者...”

    “我还道只是史书妄言,未曾想.....”

    说罢,辛甲深深叹了口气,如果没有高三将这些事情查出来,这些被救出来的巫女,到老了就会甘于命运,化作逼人为娼的巫婆,一代又一代,继续这么传下去。

    不少诸侯面露惊愕之色,姜桓楚虎目含怒,性烈的苏护,更是吞吐着压抑不住的怒意。

    作为一方诸侯,巫娼之事,他们都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既然有这种需求,就会有供给,对此,他们只是睁只眼闭只眼,却不想其中还有这样的内情。

    其实哪怕知道了内情,他们也不敢有过多动作,有权有钱能请用巫祝的,都是公侯贵族,强行禁绝封查巫娼所带来的风波,绝不是一方诸侯能抵挡的。

    姜桓楚看向车驾上静静无言的纣王,高三在这时候带着巫娼出现,莫非.....

    他顿时一惊,这必然是纣王早就计划好的。

    朝歌之中鲜少有巫祝出没,诸侯也对巫娼只字不提。

    但是,以纣王的英明神武,必然早就察觉到了隐藏在巫祝之后的肮脏龌龊之事。

    也许纣王就是从曾秉之事中看出了端倪,那日同样是高三进言,曾秉纳了许多巫女为妾,巫祝为神圣之人,纳入家中,本应善待这些沟通天神的巫女,但结果却是弃尸荒野,相当反常。

    建立妇女联合会为女性谋取权益似有不妥,似会被万人所指,但却是对付巫祝与诸侯所必要的。

    顶着妇女联合会的名头去调查巫娼一事,更容易调查出真相。

    巫娼这么多年都没有暴露,必然有它的一套体系,但这套体系被妇女联合会打破了。

    身为巫娼,对男性有几分信任呢?

    唯有女人救助女人,女人更信赖女人。

    这些被当做娼妓的巫女早就对人们乃至朝廷失去了信任,但有高三带着女性出头,并且做实事,为女性谋取权益,却是让这份信任回来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这些巫女才会反水,吐露真相。

    引人非议的妇女联合会立了大功,让诸侯的谋划落于空出,难怪纣王当初会亲自接见高三,甚至专门派遣了妲己兜底。

    巫娼一事,没有任何添油加醋,仅仅是陈述事实,就让无数人动容。

    甚至因此打破了经年形成的固有思维。

    推崇人牲、人祀,暗地里做着巫娼勾当的巫祝,真的值得平民百姓去信奉吗?

    人群之中有个老头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正是刚才诬陷崇应彪的黄老汉。

    玄鸟卫众人面色不悦,黄老汉却是颤抖着身子,大喊道:“烧得好!”

    说着,还脱下单薄的衣物,往燃烧着的火堆里扔去。

    黄老汉被越前逼迫,诬陷崇应彪,是因为他有一个三岁的孙女。

    他得顾及家人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他顾及家人,又有一个三岁的孙女,所以他对巫娼一事更加深痛恶绝。

    平民百姓之家,没有人能保证自己的妻女不会走到这一步,巫娼的受益者可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巫婆神汉、公侯贵族。

    “烧得好!”

    群情激愤,不少人都如同黄老汉一样,将身上的单衣扔入火种。

    太颠凑了个热闹,他可是脱衣鼻祖,当然,他有女儿,也对巫娼之事深有感触。

    诸侯用来调动民众情绪的巫祝,确实起到了效果,只不过效果相反。

    子受都给看懵圈了。

章节目录

封神之我要当昏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殆火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殆火并收藏封神之我要当昏君最新章节